首页 > 社会 > 正文

三地调查显示:轻生者中青年群体和学生占比高 j-pop动漫社团

来源:广州日报 | 2015-12-10 09:20:34

  今年7月28日至10月29日,东莞3个月内发生3起烧炭自杀案,9人死亡。有多少人会在意:他们到底为何放弃生命?他们究竟为何在生命的长跑中提前冲线?

  中山大学成建定教授等人,对2010~2013年东莞发生的所有自杀案件进行的法医学分析,或许能展露冰山一角。4年间,东莞共计有1000人自杀身亡。导致他们自杀的原因,首当其冲的是工作压力,其次是感情问题,还可以归因于自身疾病、家庭纠纷、厌世、经济压力、精神心理障碍、孤独、学业压力等等。

  而来自深圳、佛山两地的专家、学者调查显示,大学生乃至中学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自杀意念甚至自杀尝试,尽早识别学生自杀风险意义重大。

  “生命不可能有两次,但是许多人连一次也不善于度过。”法国人吕凯特的话无疑是个警醒。

  11月18日凌晨,29岁的陕西人武雯雯在东莞凤岗镇的一家五金科技有限公司宿舍6楼坠楼,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工作都做不好,没意义了。”仅仅因为工作失误被批评,需承担工厂损失,她放弃了整个世界。

  曾任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主任的成建定和他的学生张凯、曲旭东等人,不久前对东莞2010年至2013年的所有自杀案例进行了法医学分析,4年间1000人自杀身亡,数字惊人。

  凌晨零时

  最多人轻生piao海镇

  10月29日,29岁的陈自红被发现已和两名网上相约的男女,在东莞厚街一家酒店烧炭自杀。两年前和妻子离婚后,他舍不得妻子,也舍不得孩子,他的世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

  时光依然流逝,生活还得继续。他们冰冷的躯体化作尘土。最终,他们成了法医报告上的一个数字。这样的数字,在中山大学教授成建定的手上有无数个。他认为,从法律上讲,自杀是个人行为,对其他人和社会不会构成直接危害,但从全社会来看,自杀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如何对自杀进行干预,是重要的课题。

  分析报告指出,东莞这1000例自杀案件经过了尸体检验、现场勘验、调查走访,排除了他杀、意外、疾病等情况,全部确认为自杀。研究人员表示,自杀高峰是深夜零时,这是旧的一天结束、新的一天开始;自杀最少时刻为凌晨2时。

  此外,自杀高峰月份为3~6月,其中5月份例数最多,有105例;自杀低谷月份为11月至次年2月,其中11月份例数最少,为45例。研究人员认为,春节之后,人们很快找到新工作却难以适应,使得他们容易出现悲观、无助等情绪。

  令人疑惑的是,其中的922例自杀者中,选择了月圆以及前后(每月农历十五前后)两天共计5天内,自杀的有187例,占了4年总数的20.3%。

  研究人员将922名自杀者在这4年内每年12次月圆前后的分布情况进行了仔细分析。这主要是因为此前国外有研究认为,月球的引力能像引起潮汐那样对人体中的液体发生作用,引起“生物潮”,可能会使人易于激动和兴奋。

  30~40岁压力大

  容易心理崩溃

  2011年5月14日,44岁的女工彭水银在东莞塘厦镇的一栋工厂宿舍5楼跳下身亡。这家工厂的业务之一是为国际奢侈品牌手袋代工。

  而导致她自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口臭带来的自卑,同事还谣传她有乙肝。她的四弟彭泽志认为,同事的歧视、冷漠以及工厂对底层员工的忽视,是她跳楼的最大原因。

  研究人员经过分析指出,30、40岁年龄段的人承担的家庭负担最重、责任最大、社会竞争激烈、心理压力大,其婚姻、家庭中的一些矛盾最容易激化,最容易导致婚姻、家庭破裂,故而容易心理崩溃,产生自杀念头。

  而对于20岁左右的年轻自杀者,研究人员认为他们离开学校、父母,刚刚或准备步入社会,人际交往不断扩大,处于择业、创业、恋爱的关键时期,太多变数,面临的压力和挑战是最大的。

  此外,1000例自杀者中,烧炭中毒者有57例,42人均在35岁以下,都是内地人,较年轻;而另外15例,年龄都在35岁以上,自杀者均为香港、台湾人。这或许会令人惊讶。

  无论来自何方,无论生前是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喧嚣或寂静,最终他们都在东莞选择放弃世界,在人生的长跑中提前冲线。

  佛山:近1/10受访大学生产生过自杀意念

  东莞流动工人的自杀报告令人震惊。但实际上,在文化层次较高的大学生中,自杀意念也不容忽视。

  自杀行为可以分为自杀意念、自杀未遂和自杀死亡,这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自杀意念是偶然体验的自杀行为动机,但没有采取或有实现此目的的外显行为。

  今年8月,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吕欢就对该校632名学生进行了调查,其中有效问卷达600份。这600人中,学习压力大的学生自杀意念出现率显著高于学习压力不大的学生,曾经受过体罚或虐待的大学生出现自杀意念的概率也显著高于没有类似经验的学生。

  吕欢研究发现,佛山市大学生样本近一年自杀意念发生率为9.9%。

  他认为,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大学生的自杀预防首先要做的是预防大学生产生自杀意念或将大学生的自杀意念消除。他建议,高校应加强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积极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活动,当大学生遇到心理问题时能及时获得专业的帮助;还应建立心理危急网络监控体系,达到早发现、早控制的效果。

  深圳:35.9%受访中学生产生过自杀意念

  今年9月,来自深圳市精神卫生中心、深圳市心理健康实验室的周志坚等5名专家对深圳青少年学生自杀行为的现状和影响因素进行了调查。

  他们在深圳随机抽取初、高中各两所学校以及公立初中和高中各1所,对抽取学校的在校一、二年级2380名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发现,深圳青少年学生的自杀意念、自杀计划及自杀尝试报告率分别为35.9%、2、1%和1.1%。这个比例对应的学生分别为839名、49名和26名,其中高中生自杀意念报告率高于初中生,女生高于男生。有自杀尝试的学生受“人际关系”、“学习压力”和“受惩罚”等方面影响明显。

  他们还发现,深圳青少年学生自杀计划和自杀意念对自杀尝试的影响作用占近80%,尽早识别青少年学生的自杀风险对于预防自杀意义重大。

  他们认为,重点在于尽早筛查和识别青少年学生的自杀意念,尽可能发挥社会支持的正向效应作用。

  不过,对于这个调查,周志坚等专家也表示,这些学校不能代表深圳全部中学生。此外,调查未涉及焦虑、抑郁等因素,它们往往与自杀行为紧密相关。

  干预和拯救:生命可以挽回 心理健康要从小抓起

  很多人的自杀行为,常常是一时冲动,在这个关键时刻,有人拉一把,就能把他们从死神手中拉回来。

  记者了解到,东莞警方近一年来拯救了至少超过100名意图自杀者。今年4月,在东莞樟木头一社区楼盘售楼处,一名女子因情感问题要跳楼,被劝下楼后该女子仍欲举刀自残,民警赵德超将其救下。

  今年6月,樟木头康乐街一女子因一时想不开,爬上公寓楼顶欲割脉、跳楼,接警员王甜甜在电话中用两个小时劝说,民警最终将其救下。

  在东莞834万多常住人口中,外来人口有近642万,他们绝大多数是“东莞制造”流水线上的工人。对于他们和他们孩子可能面临的心理危机,相关部门通过购买社会服务等形式提供了心理咨询和辅导。比如今年起推行的“‘青穗成长’青少年服务计划”,就是为了提高青少年的心理素质,让他们建立积极、正确的人生观。

  曾跟随东莞警方参与拯救相约自杀者并进行干预的心理专家李华照表示,对青少年自杀的危机干预应成为全社会心理健康教育关注的重点,心理健康要从小抓起。(文、表/记者汪万里)

聚焦
热门推荐
图片
Top